丸子君icon

坤廷.leo司.我一直都在。

【坤廷】告白

>矫情沙雕文be
>啊,我在写什么……

《告白》

00.

  手机隔着口袋振动三下,划开微信,新消息中有两条询问他是否安全下了飞机,还有一条是丞丞发来的,白底黑字刺的眼睛生疼。

  “哥,你今天会回来的对吧。”

  手指敲击着输入法,码了又删,删了又码,最后还是犹豫着发去一个“会”字。

  赶上末班车后,疲惫将朱正廷推向了无尽的梦境,意识之弦崩坏的最后一刻,回忆里的声音轻轻响起。

  “正正,我好想你。”










01.

  nine percent解散后,他们就没再聚过。

  平时热闹的微信群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渐渐安静了,除了活动宣传和一些问候,就剩下丞丞和justin还斗斗表情包,没过几个月,便逐渐被新消息替代,压在了谷底。

  当朱正廷循着路灯回到曾经的“家”时,是下午四点钟,试探着敲了下门,没有多久便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。

  “来啦!”

  门是justin开的,一进屋子便是一片望眼可及白,朱正廷不禁吐槽起这群人的恶趣味,顺手掀起了蒙住家具的白布。

  “过来收拾收拾,今天不都回来住的吗?”

  丞丞和justin对视一眼,讪讪地跑去帮忙,小鬼这时也从楼上下来,看见朱正廷时,下意识愣住了。

  “你在干嘛?”

  “收拾房间啊!你也别搁那杵着,把灰擦了,一会儿要用桌子。”

  朱正廷头也不抬的拖着地,小鬼回过神便动身去厨房把抹布沾湿开始擦灰。

  聚会还是丞丞提的,等林彦俊和尤长靖进屋时,房间里只留着几盏小灯。

  跟在后面拎着菜的彦俊深吸一口气,伸手把灯全打开,看见了累瘫的四人。

  “哇,你们收拾的好干净啊。”

  把菜扔进厨房,尤长靖换上拖鞋转了一圈,小鬼也抛弃了抹布,开始招呼范丞丞和justin吃鸡,尤长靖把朱正廷拉进了厨房,听着客厅里的吵闹声,朱正廷一时恍惚。










02.
 
  “正廷最近还忙吗?”

  “还好,就是推掉一些行程,毕竟……”

  朱正廷停顿一下随后又自嘲般笑笑

  “……人老了嘛。”

  “人老心不老嘛,哈哈哈~”

  尤长靖也笑起来,这几年他瘦了很多,不再是众人喊着长胖声中,扬起侧脸的少年了。

  “子异不回来吗?”

  “子异他……他说去看看队长,晚一点过来。”

  尤长靖低下头,缓慢的切着菜,过了许久才开口:“正廷……其实当初的事…” “诶呀好饿好饿!长靖饭好了没有?”

  范丞丞突兀的插声,尤长靖只好把到嘴边话憋回去。

  “冰箱里有香肠,你先垫垫。”

  朱正廷一手水甩在范丞丞脸上,然后把菜放在案板上,开始腌肉。

  “那就不吃了,呸呸,朱正廷你甩我一脸水。”

  说完便一溜烟地跑掉了。

  尤长靖轻轻叹气,将锅热上油,开始炒菜。

  香气四溢,不一会桌子便摆满了。

  尤长靖解下围裙,略带自豪的依次介绍起来,陈立农取来碗筷,小鬼这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瓶白酒,嚷嚷着要喝,这一次,没有人反对。

  透明的液体顺着杯壁滚入杯底,朱正廷看着溢满的容器,迟疑了很久,但还是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 朱正廷并不是粉丝所说的一杯倒,相反他还算得上能喝的那种,只是空腹饮酒的灼烧感不比宿醉好到哪里。

  电视还开着,餐桌上也很热闹,碗筷交叠,其乐融融。

  “长靖最近准备干什么呢?”

  陈立农已经没有了软糯的台湾腔,声线冷冷的。

  “我嘛?在筹备新歌诶,这次想改变一下风格,想尝试那种很sexy的感觉”

  “长靖吗?哇,很让人期待。”

  “哇,小鬼你这好敷衍啊。”

  丞丞夹着虾仁,一脸嫌弃。

  电视里回放起了曾火过大江南北的《消愁》

  朱正廷静静听着,思绪渐远。











  “发什么呆呢?水都快溢出来了!”

  朱正廷这才从水槽移开视线,想取围裙却满手泡沫,急忙冲洗干净后把水龙头拧上了。

  justin倚在门边,就这么看着他,末了才叹气上前。

  “我来吧。”

  朱正廷默默退到一边,看着曾经稚嫩爱撒娇的弟弟,不禁感叹,已经蜕变成一个大男孩了啊……

  鬼使神差的向justin伸手,卷起他鬓角的一缕黑发,他能感受到justin的停顿,但没有回头。

  “朱正廷……”

  justin很少连名带姓的叫自己,以前没有现在也如此,以至于听到全名时,下意识一僵。

  “这些年你到底在想什么啊……”

  声音隔着水声传到耳朵里,异常的陌生,朱正廷放过了那缕头发,手指有些尴尬的蜷缩回掌心。

  justin也不知道看没看到朱正廷的尴尬,即使看到了也无所谓,依旧自顾自地嘟囔着,手里的活也不停。

  “我一直以为我们九个人里,除了蔡徐坤就剩我最了解你。”

  “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,而且错的离谱。”

  他摞起手中的碗,塞进柜子里。

  “我一点也不了解你,朱正廷。

  他抬起头,眼神悲伤。











 03.

  世人常说有因必有果。

  可一切的开端却在记忆里模糊不清。

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  是在LA?还是决赛前?甚至更早?

  在ppap组时,锐姐曾神神秘秘的问过自己:“正廷啊,你对坤坤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 那时的自己还生着病,手里握着蔡徐坤给自己的保温杯,低头思考。

  有那么一瞬,他觉得是喜欢。

  但话到嘴边却成了挚友。

  年少时的喜欢总是那么炙热却小心翼翼,一边期待着发生,一边害怕着没有故事的结局。

  他不说,彼此便闭口不谈,似乎这么做事情便有转机的余地。

  许多人对于朱正廷和蔡徐坤接触的认知是从初评级开始的,实则不然,朱正廷其实在那之前就遇到过他。

  大家都是从各地赶来比赛,进大厂前就曾挤在一家小旅店里。

  也就是在那时,他遇到了蔡徐坤。

  那天天气还不错,但依旧没有阻止他烦躁的心情,乐华的几个弟弟也很识趣地从窗边移开,留下他一个人静静眺望。

  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,准确的说是蔡徐坤。

  留着张扬的金发,叉着手从便利店里走出来,步子迈得很大,但到了门口却没有走开,直接开了一瓶水坐在台阶仰头喝到了底。

  巷子有些背光,偶尔几束光打在他的侧脸,嘴角还凝着水珠,在阳光下闪得刺眼。

  朱正廷就这么盯着那个地方,盯了有一个小时。

  哪怕人已经离开了,他还是呆呆地看着。

  之后像是问别人,又像是问自己,他喃喃自语。

  “你说,这世界上有神吗?”










04.

  空气一时安静得吓人,隐约中会听见水滴掉落的声音,朱正廷和justin静静对峙着,在朱正廷几乎挺不住时,justin先一步低头认输了。

  justin直起身子,长时间的蹲坐让他差点跌倒,朱正廷犹豫着上前扶住了前倾的人,justin冷漠的看向他,不痛不痒的说了声谢谢,便头也不回到走开了。

  朱正廷回到餐桌前,看到了掉到桌子下的照片。

  照片是出道夜的合照,照片上有他,丞丞,justin和蔡徐坤。

   大概是justin落下的,朱正廷拾起照片,指腹轻轻抿过那人的脸。

  七年,照片上的人都在老去,唯有那人,依旧如初。

  朱正廷闭上眼睛,将照片紧紧贴在胸口,他突然庆幸是夜晚,这样就没有人能看见他的泪水。

   “我好想你啊……坤坤…”

  指针转动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,如果这世上有一种魔法可以让时间倒流,那一定要回到最初。










05.

  朱正廷也曾看过雪的,只是不如北方下得大气,洋洋洒洒的好似要把这一年多的雪都下完,南方的雪多半都羞答答的,零碎着铺上白皑皑的一层。

   他看见钱正昊一手一个雪球塞进周锐帽子里,还看见了周锐实惠着举起一捧砸在钱正昊头顶。

   “你们好幼稚啊!”
   “哈哈~”

  异口同声,朱正廷看向身边的蔡徐坤,蔡徐坤也看向身边的朱正廷。

  “噗……哈哈哈”

  朱正廷下一秒便破了攻,肆意着乐了出来,蔡徐坤也被那笑声感染,弯起了嘴角。

  突然,一个雪团就这么迎面而来,砸在了蔡徐坤脸上。

  “卧槽!” “哈哈哈哈,坤坤哥快打锐哥,是他扔的”
“昊昊,我平时是白疼你了……儿子大了…”

  朱正廷乐得更欢了。

  “正廷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帮我打回去吧!”

  “好啊!锐哥,昊昊等着接招吧!冲哇!”

  “冲啊!”

  四个黑点在雪地里扭打了起来。

  最后还是号称“姜还是老的辣”的锐哥赢下了比赛。

  四个黑点又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雪地上,安静了一会儿,然后也不知道是谁起了头,大家就又乐了起来,这时天空又飘起了雪。

  他们穿着黑色的外衣,雪花轻飘飘的落了一身,把本来很显眼的黑,掩得模糊起来。

  好像他的葬礼。

  正当朱正廷想得出神,蔡徐坤伸出手肘怼了怼他。

  “干嘛?”

  “正廷”

  “?”

  “一起走吧!”

  “好”

  蔡徐坤带起了一身雪,全都如数飘到朱正廷脸上。

  “坤坤,拉我一把。”

  他躺在雪地上,仰着一张笑脸。

  蔡徐坤伸出手,紧紧攥住他的手,将他从雪里拉起,俩人并排走回宿舍楼。中途朱正廷想松开手,却发现被攥得死死的,根本松不开,于是便由着蔡徐坤,手拉手走了一路。

  大厂的初雪给这群压抑了许久的少年,注入了活力,大家在训练完都撒丫子跑到楼下疯去了。

  看着一个个欢快的背影,朱正廷笑着摇头。

  看了眼空荡荡的训练室,朱正廷决定去找乐华的弟弟们,还没等心动化为行动,蔡徐坤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 蔡徐坤也看到了他,相视一笑,便听见蔡徐坤问道:“一起练习?”

  音响开到最大,身体不停歇的舞动着,反反复复,仿佛没有止尽。

  朱正廷瘫倒在地板上,汗水绞湿了衣服,空气也弥漫着潮湿的气息。蔡徐坤喘着气将音响关掉,转身从架子上抽了一瓶水,打开后递了过去。

  “谢谢…”

  朱正廷嗓子哑的厉害,接过水便是一口闷,直到喝下大半瓶,才觉得是活了过来。

  “别喝那么急,嗓子会痛的”

  说完还递了一条毛巾过来。

  朱正廷接过毛巾细细擦起汗来,余光还不停的瞄向蔡徐坤,在对上目光后,又立马把头蒙进毛巾里,鼻间充斥着柠檬味。

  “正廷为什么会来这个节目?”

  “…呃……怎么说呢?想证明自己吧?”

  朱正廷有些苦恼的挠挠脑袋,像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会合适些,但蔡徐坤想告诉他,没必要顾虑太多,反正也不会被播出去。

  “你应该知道的,那种落差的感觉,就像是坐云霄飞车,刚冲上去,就一下子落到了谷底。”

  “其实我也在犹豫,毕竟年龄摆在那,也不是什么装嫩的时候了。”

  “但是说到底,还是想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结局吧。”

  语序混乱,但蔡徐坤知道他在说韩国的事。

   自己无法安慰他什么,只能用蹩脚的普通话说一句:“一起出道吧。”

   “好啊,”

   他笑了。










06.

  蔡徐坤曾以为他们可以一起努力。

  即使选组不同,也只不过是一面墙的距离。

  直到第三次公演开始,那些滋生在暗处的舆论开始疯狂膨胀,最后爆发在他们身上。

  3月18日,他的生日,蔡徐坤看着他笑弯的眼睛,心酸得一塌糊涂。

  他该怎么告诉这个,不谙世俗的少年,即将面对的东西?他突然感觉到残忍,像是刽子手,在给予你希望的同时,告诉你绝望的开始。

  不出所料,第二天他红着眼睛被公司叫走了。

  蔡徐坤等了很久,从天亮他离去开始,等到了天黑,直到他回来才悄悄离去。

  “坤哥,不去看看正廷吗?”左叶问自己。

  大抵是男生,直接了断。

  不禁苦笑,自己又能问些什么呢?无非是那些听烂了的话,怎么样啊……没事吧……等等。

  然后换来他重复着的“我没事”?

  那样话,还不如不让他见到自己。










 
  朱正廷感觉自己很自私。

  明明跟坤坤没关系,明明他也是舆论的受害者,可终究抵不过更深的敌意。

  可时间却没有让他思考,导师合作舞台的出现,让本就紧迫的时间更加稀少。

  但对于他们来说,没有了竞争,反而轻松了些。

  那他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态来唱这首歌的呢?

  从后安静的端坐在一角开始,到歌曲中间那段孤独的独舞,他撩起羽翼,露出最脆弱的脖颈,鲜血淋漓。

  大家都在感叹他舞蹈的优美和感情的纯粹。

  只有蔡徐坤知道。

  他在哭泣。










07.

  出道夜前,朱正廷找上蔡徐坤,问要不要吹吹风。

  他答应了。

  两个人,两罐啤酒,一人手持一杯,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。

  “坤坤将来想做什么?”

  “我吗?大概是出道,成立个人工作室,写歌……成为一个自由的艺人吧。”

  “你可以的。”

  他放下酒,满怀着期奕看向远方。

  耳边却是公司的告诫。

  [抱歉,正廷如果真的发生了,我们只能保两个名额]

  “正廷也一定会出道的”

  [你和justin 只能选一个。]

  “我……够呛啦…哈哈哈”

   “你一定会出道的”

  蔡徐坤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重复着。










08.

  他们出道了,本以为逃离了大厂,逃离了被选拔的煎熬,却被一场场加演砸了个稀碎 。
 
  不过,庆幸的是,他还在身边。

  每当有活动两边跑的时候,他总是第一个在朱正廷开门后笑着迎接他的人。

  “你回来啦,正正。”

  他听说朱正廷有腰伤,便立马禁止了空翻等大幅度动作,还问老家的人要了瓶药酒,在活动结束递给了他,就像是当初正廷给他膏药一样。

  两个人彼此默契着对他们的关系闭口不提,直到济南场前夜那次真心话大冒险,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,等回过神来,他们在接吻。

  自那次后他们便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。

  他们会像正常情侣那样通电话;他们会偷偷跑出去吃东西,然后把经纪人气得直跺脚;他们会接吻,他们会拥抱。

  “我想你”是彼此最常用的告白,可毕竟不是“爱你”。

  巡演结束后,他们分隔两地,距离一点点隔开了这场本就脆弱的恋爱。

  电话开始变少,信息也是什么时间看见,什么时候回,或者根本不回。

  他们都压抑着,直至那天,他们才彻底爆发。










09.

  也许是长久暧昧不清的关系让他发慌,正巧赶上剧组出了问题,他当即便定了回国的机票,决定回去跟蔡徐坤摊牌。

  他喜欢蔡徐坤,可他不知道蔡徐坤怎样看待他们的关系。

  他急匆匆赶到北京,甚至还买了鲜花,正当想给他一个惊喜时。

  他看到了他手拉着身边的女生,正笑着说什么,那个女生便是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绯闻女友,朱正廷攥紧了手中的玫瑰。

  就在下一幕,他转身离去。

  她吻了他的脸颊。

  他看着蔡徐坤脸上表情变化,羞涩,吃惊,却唯独没有拒绝。

  心脏几乎是一瞬间停止运行,压的他胸腔疼。

  他哭不出来,因为没有哭泣的理由,他疯狂奔跑着,大口吞吐着冷空气。

  花瓣撒了一地。










10.

  雪,又下雪了啊。

  回忆的滋味不太好受,朱正廷伸展开僵硬的身体,这才发现自己竟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。

  他起身看了眼站在窗前的子异,捡起刚刚被自己弄到地上的薄毯,走到子异身旁。

  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 “刚刚”

  “坤……他的家人还好吗?”

  “都挺好的,这都几年了,你也别自责了。”

  “子异,我想去看看他。”

  “诶……上车再说吧。”

  天还没亮透,整个世界都灰蒙蒙的飘着雪,像是老电影慢放了一样。

  看着街道两侧的树急速倒退,目的地也越来越近,朱正廷心底开始发慌。

  “下车吧。”

  子异很绅士的帮他打开了车门,他走出车子,闻到了焚香。

  一路无话,俩人静静走在碑林里,看着黑色的墓碑,朱正廷突然想起了大厂的初雪。

  只是这一次,身旁的少年不在了。

  他又突然哽咽,走到那人的石碑前,他早以泣不成声。

  七年,他以为时间会磨平一切。

  他无数次怀抱着最初的梦,期待着他的坤坤可以温柔的解释给他听,而不是无尽的沉默。

  说到底,还是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保护对方。

  心突然空了一块,记忆里的他像是找不到家的孩子,茫然的看着过路的行人,任凭他们践踏在散落的花瓣。

   那时的自己花光身上所有的钱,跑去买酒,坐在冬天的街头,哭得像个傻子。

  最后还是justin找到了自己。

  把已经哭花的脸埋进justin的肩膀,寻求着最后一丝温暖。

  等回到家时,蔡徐坤就在门口等待着,看见他回来了,惊喜的张张嘴想要说什么,朱正廷却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 到晚饭时间也没见过他,直到第二天一早,丞丞和justin顶着鸡窝头敲醒了睡梦中的六人,大家这才知道,朱正廷已经走了。










11.

  也许回到最初,他还是会爱上那个敢爱敢恨的朱正廷。

  只不过这一次没机会说了。

  当车子碾过他的身体他如是想。

  在被推去抢救的路上,他听到了刚刚救下的小男孩的声音,还听到了一声恍如隔世的呼唤。

  “坤坤……”










12.
 
  子异看着哭泣的朱正廷轻轻叹息。

  做为旁观者,他看得比谁都清。

  他看见夜晚腰疼到不行的朱正廷,因为怕打扰到蔡徐坤的睡眠,便来到客厅蜷缩在沙发上。

  他看见为了能多陪朱正廷的蔡徐坤,推掉了好几个节目,被朱正廷搂住在厨房里煮泡面。

  他看见因为怄气偷偷掉眼泪的朱正廷,却依然帮蔡徐坤洗着,前段时间不小心被小鬼弄脏的衬衫。

   他看见当蔡徐坤发现朱正廷睡在后台角落时,瞬间红了的眼角。

   他看见朱正廷离开前曾坐在蔡徐坤门前,失神的望着门把手。

  他看见朱正廷悄悄关门后,蔡徐坤偷偷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  如果有重来的机会,他一定不会坐以待毙,一定会冲到蔡徐坤面前,揪着他的领子大喊:“人都tm走了,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 一定会给朱正廷一拳,告诉他回头,再等等后面的人啊!

  可惜没有如果。










13.

  当朱正廷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时,手机掉落在地。

  他救了一个孩子,却搭上了自己。

  朱正廷哆嗦着点开了视频,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一辆车就这么直直撞向了他,在被推上救护车,合上车门的那一刻,他笑着说了什么,视频结束。

  也许别人听不清楚,可朱正廷听清了。

  他说的是,贝贝。

  上次这么叫他还是在大厂,只是因为蔡徐坤嘴一急叫错了人,他却下意识应了一声。

  然后就看见蔡徐坤跟发现新大陆一连叫了好几声,气得朱正廷直打他。

  他的发音跟别人叫的不一样,所以自己总会敏锐的捕捉到那个字。

  他期待着他叫他贝贝,因为是他,会更甜一些。

  但为什么如今叫出来会那么苦。










14.

  大雪铺盖上来时的道路,多年前的想法最后竟成了真,上车前他回望着远方,突然想起了当初那个坐在青石阶上喝水的少年。

  不一样的是,故事的最后,少年直起身子朝另一个一直看向他的少年笑着说。

  “我叫蔡徐坤,你呢?”










15.

  无声无迹,这人间亦是墓园。




评论(4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