丸子君icon

忙死忙活高考中,我们七月见

【清醒相思天堂 25:00】精神疾病诊疗所的星期八

感谢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


starrain白侃:


  第一棒  @小狐狸家的小鹿崽
  鹿的文被封了我都没来得及看第二遍。我带头哭泣。
  写的超棒,宗教类型的文我很少看。灵超小恶魔真的超戳我滴。
  
  “姐姐,神无法保佑你。
  “恶魔才是永生。”
  
  第二棒  @茹哥
  茹茹真是偶圈的top,能请到她来真是我的荣幸。
  茹茹人也超好的我很喜欢,文风也很好,我很早就关注茹茹啦。
  
  “王子啊王子,请让我们在深渊相见。
  莴苣公主在未来等你。”
  
  第三棒  @流年大总攻
  流年我认识两年半,文笔有保障,但是本来是我们两个一起组织其实最后活都是我干。
  全组top沙雕非你莫属。
  
  “对不起了,世界对我们最大的恩惠
  是我们死在一起。”
  
  第四棒  @丸子君icon
  丸子应该是我们组里面写的最长的了。我看的好久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  写的很温暖啊,我要好好吹吹亲亲抱抱。
  
  “但那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
  我去哪里寻找你。”
  
  第五棒  @阿绿叶衬红花
  罗正小朋友总算被挖掘了我哭。阿绿也是我很早关注的老师这次能请到真的很开心。
  阿绿也写的很长我应该是第一个看到的。
  
  “那你愿意成为我的光吗?
  那请我们忘掉黑暗,走向光明。”
  
  第六棒  @Joy朱朱笑嘻嘻
  请夸我的姐姐。我超级爱她啊啊啊啊啊啊啊!!!她超好!!!!
  我也很喜欢她写的木子洋!!!冬天真的很适合木子洋!
  
  “我爱你,真的真的很爱你
  我望你好。”
  
  第七棒  @哲钰
  哲钰的这篇文笔清新,是一篇让人心情愉快的小甜文。朱正廷身为心理医生却医不了心病,因为犹豫而身陷爱情的心理表现得很好。而蔡徐坤的人物架构虽有些单薄,但却让读者心疼,而最后的反转也给人物添加了一抹神秘。
  
  “theo。
  别杀我,别杀我。”
  
  第八棒   @starrain白侃
  夸夸我好吗
  
  “应该学会爱。
  好好爱自己,好好爱她。”
  
  第九棒  @甜瑜
  瑜瑜真的top可爱,文写的超棒!!!我吹爆!!!
  很早就认识瑜瑜了吧?黄明昊真的很适合瑜瑜的文风哦
  
  “再也醒不过来了
  它已经被我杀死了,看不见了。”
  
  第十棒  @哲潼
  哲潼是哲钰拉进来的啦,反正两个就天天甜甜蜜蜜的。
  虐狗哈哈哈。
  
  “我拿生命去与你赌博
  最后我赢了。赢了。”
  
  第十一棒  @Envoyer sans.
  甜真甜。我只想这么说555
  怎么会有妹子这么可爱这么软啊啊啊!萝卜头真的写的一级棒!!!
  
  “海洋在温暖的呼吸,但暗流涌动。
  像我的爱,温柔的尖利的,但我爱你。”
  
  第十二棒  @Caramello。
  渺的文我很早就看到了。全组第一个交文的哈哈哈哈。
  真的是神仙写文啊5555,我愿意做王哥的小精神病。
  
  “我们一起逃亡,像502粘在一起。
  你是个骗子,但我甘愿。”
  
  第十三棒  @FFADAM
  ff老师我真的超级喜欢文真的写的好棒呜呜呜呜。
  神仙老师又在拿我的眼泪。
  
  “一次次的爱上你就好了,我有信心。
  掩盖到黎明,我又一次爱你爱到黎明。”
  
  第十四棒   @致命草莓奶
  狗子又脱稿,反正每次都最后一个交。我要让七然踹你。
  爸爸每天都在进步!!!
  
  “一切安好一切念念不忘。
  希望各自安好。”
  
  第十五棒    @奈良桃花.
  夫妻档安排。
  七然记得帮我踹狗子。
  快点去看我爱的农农和七然!!!!
  
  “我没人要的。
  靠酒精麻醉,总有一天在梦里被爱。”
  
  第十六棒   @柒月
  柒月的预告就改了好多次。真的好认真了。
  平时也很认真!真的是在认真写文了!小黄人很温暖。
  
  “我想就一直这样走,走到世界尽头
  走回到我们相遇的那一天。”
  
  第十七棒   @奶霜.酒
  北北对这次联文真的很认真了!还帮我们拉老师和制作海报就一手包揽了!
  文也写的超棒!我真的很早就看到了!大家快去看!
  
  “你要害我,大家都想害我。
  死亡不会害我的,它是我的朋友。”
  
  第十八棒   @桃乐丝的柚子君
  喵喵那时候要加我的时候我在看电影,她一口气给我发了七条,很抱歉。
  写的是我最爱的初心毕侃!我哭辽!
  
  “说过的要保护他的,却让他一个人走了。
  后来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他。”


――


这次也是我第一次组织联文。也多谢大家关照。
谢谢各位老师愿意加入!!
咱们明年再见吧!


新年快乐!

[清醒相思天堂10:00]于你消失的九十九天

上一棒: @流年大总攻


下一棒: @阿绿今天也要认真学习鸭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UzRvpLqThVQliSl0/ 《无标题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starrain白侃:

【2018正经文学联文预告】精神疾病诊疗所

我与他相爱,当我曾无数次祈祷与他的永恒时,冷风灌进胸膛,我便咽下泡沫,没了呼吸。
请你枕着我的鲜花入眠。
12月22日,冬至。我们邀请了18位老师。
风雨无阻,请你了解这个世界的悲怆呼喊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:09   @小狐狸家的小鹿崽
当整个镇子的人都死去,我也不会慌张。
我相信神,他会赐予我和年幼的弟弟的平安。
可是当天使不再唱歌的时候,我却心慌了。
灵超,姐姐不喜欢你这个笑容。

5:00  @阿绿今天也要认真学习鸭
“你会成为我的光吗?”我笑了,抹了抹眼角边流下的眼泪。

“会的。就算全世界的光都暗了,我依旧是你最后的灯火。”罗正拉起我的手,温柔地为我戴上了放在盒子里的戒指。

那么,罗先生,今后我们一起迎接光明。

6:00  @柑橘茹茹
岳明辉的枪口抵在我的胸膛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“后悔吗?” “杀了我吧。”
我自知自己早已掉入万丈深渊无法回头,闭上了眼睛,两行清泪从脸上缓缓流下。 
“后悔吗?”岳明辉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,拿枪的手有些颤抖,不知道他是因为这天气,还是因为我的眼泪。 
“我爱你,岳明辉。”
“杀了我吧。”

8:00  @流年大总攻
我爱上了一个人,就这么莫名奇妙的爱上了。
他不是我爱过的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
他不是最爱我的,可我最爱他。
他几乎毁了我的一切,最后他也会毁了自己。
可这有什么关系呢。
我还是爱他。

10:00  @丸子君icon
—“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”
克罗地亚疗养院座落在静谧的森林深腹,我能看见在早晨阳光照耀下的洁白鸟群,也能听见来自远方的祷告。
我诞生于这片土地,我灵魂也终将回归,但我已不知我的身躯存在于何方,亦或是我还活着吗?
Azora Chin……我默读他的名字,那个如天使般的孩子,是他教会我写信。
但信封落入邮筒的那一刻,我看向远方。一瞬间,我听见了羽毛落地般的哀叹。
  
  但那里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

11:00  @Joy朱朱笑嘻嘻
木子洋的烟瘾越来越重,新的经纪告诉他别再抽了,但这事儿谁也拦不了,狭长的双眼,紧盯着手掌中的四颗药,两颗Mood stabilizer已经控制不住他的情绪,扯出一抹苦笑,把药塞入口中嚼碎,吞了几口水,他都快分不清自己咽下的是药,抑或是那与生俱来的自卑…

12:00  @哲钰
阴暗与光亮的相遇,
表明着敌对序幕的开场,
却最终收尾于双双沉沦在对方的情网。
嘘,枪响了。
两人双双倒在血泊中,
可却只有一个人被加冕上了死亡。
当第一缕晨曦照进帘窗,
活下的人早已换上了无辜的皮囊,
匆匆站向了路上行人观望的立场。
怎么会这样?
他不谙世事的神情,
似是在剧毒的砒霜外沾满了蜜糖。
却在无人的角落,
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尖利一笑,
我们自身就是阴阳,
可他却偏偏要来破坏我们的磁场,
三个人的对弈,
以其中两个人的相爱拉响,
又以另一个人的血液来陪葬。

13:00  @starrain白侃
我是陆定昊还是小芙,早已不重要。
唱诗班的圣光闪耀,平民窟的断尾小猫,逃出带血的相思林,于天光倾斜之时佩戴红花于胸前。
我是缺憾的生命,灵魂走于躯体之前,我早已获得死亡的权利。

14:00  @甜瑜
从她身上喷涌而出的血,就像一朵娇艳的红玫瑰。她,是我挚爱一生的红玫瑰,我要让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。哦,我最爱的红玫瑰,我要你生不如死,但也和我寸步不离。原谅我病态的爱,但我爱你。

15:00  @哲潼

我坠入了深海,
在一片黑暗和绝望中,
遇见了如光一般的你。
你像六月的初夏,
带着我走向你的光照,
看到了这个世界应有的光彩;
我喜欢的少年是你。

16:00  @Envoyer sans.
“小白痴,你过来这边。”
我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声音,低沉沙哑的,像海底巨鲨的嘶吼。可他的模样在水波浮游下是模糊的,是一个狡黠的坏笑或是掩饰不住的心慌意乱,我不清楚。
 
他消失在我的视野,我仍然停驻在灵魂的蓝色深处。他最后的呐喊,我听见了。
再深一点,我却想。
     
他曾是光辉宇宙的沙砾,可邃黑的海还是不肯认同。

17:00  @Caramello。
“你很清醒吧。”他的声音淡漠,没什么特点,我很喜欢。
回身,见他不知何时点了一支,呛人又有点迷醉的烟草气息蓦然撞入鼻腔,然而高瘦身形藏匿于白霭一片。我不大看得清,却轻而易举揽过他颈脖。
把头深陷进他锁骨,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混蛋无力而又苍白,可能慵懒性感但是内容低俗不堪毫无趣味性可言,也挺遭人嫌。
“你大概没有兴趣知道我的下半句话,”
“买一送一。”
Club的大门尽兴敞开,风莽撞冲来毫不温柔,掠过我眼眸。
烟雾渐散,尽头,没有人在等谁。

18:00  @FFADAM
“记忆到底是什么?原来我们什么都战胜不了,之前是命运,之后是回忆。”
我可能不会爱林彦俊,那是种折磨,而他偏要承受这种折磨,如今我们两人在各自的世界里拼命排斥,血肉模糊,灵魂翻腾,只为拥抱彼此冰冷的身躯和寻找我存在的时间里仅有的一丁点回忆。

19:00  @仙女很忙
“范丞丞!你一定要杀死我吗!”
你趴在地上,胆怯的看着拿着刀的范丞丞。
“姐姐不对劲哦,怎么能说是害死呢?这是我爱你的表现呀。”
范丞丞一步一步的向你走来。
“还想逃吗?小姐。”
“永远留在我身边!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“你不...不爱”
“姐姐不要怕啊!丞丞会轻点的。”

地板是你的血渍……

姐姐,丞丞好爱你。

20:00  @-致命一吻.
我知道你爱我,所以请别再伪装了我的赫拉克勒斯先生.我们是定要被捆在一起的,手是、腿是、脚是、嘴是、眼是、心也是。
所以请不要消除那些记忆,别让我停留在梦境里,就让我们永远在一起.

21:00  @六月加一是柒月
苏子总是在将醒时做梦,梦人梦事。
干萎的枯枝蔓爬满白色的墙,发烧时总反复梦见这样的场景。
夏天会梦见教室,春夏交季不停梦见以前的人,四季交替总会梦见人,以前的,现在的,甚至有的梦是很久以前的梦的延续。
有些记得,有些忘却,有些却发生在现实中与梦境相似,每次醒来都会心跳加速,所以她不喜欢做梦。
可遇见黄新淳之后的那些年,做梦的次数异常多,却也是她最欢喜的日子。

22:00  @奶霜.酒
当现实与幻境交织,恐惧的藤蔓肆意的生长,刺穿胸膛……

白色的浴巾挂在女孩的脖子上,肢体诡异的曲折着躺在空荡荡的房间。 他静静的在一旁看着,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百看不厌的笑容却让你坠入冰窖,你疯狂的想要逃离,却被锁住了双脚,动弹不得。

“我不是!你松开我!他们都要伤害我啊!”

你尖叫着四处闪躲,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握着一把带血的刀,狰狞贪婪的试图掠夺走你仅存的生命。他们的笑容在扭曲着,睁开眼睛,流淌出沾染着鲜血的泪珠。疯狂的逃窜,暗处朝你伸出的手,抵着咽喉的小刀,你在惊慌之中奔向他的怀里。

“他们都要伤害我”

“连我最爱的那个人也一样,所以我就逃走了”

23:00  @STAR   GAZER*~
记忆里总是有个人在喋喋不休“诶,老毕你咋那么笨呢?”“老毕你过来一下”“老毕你又睡过头啦?”……可他不记得他认识过那么能闹腾的孩子,奇异的是他一个向来喜静的人竟一点也不厌烦。他想仔细的看清他的脸,但那种由心底散发的恐惧心悸制止了他。不能看清啊,看清之后,就真的什么都没了……毕雯珺揉着太阳穴,眼前的课本被来自窗外的丝丝冷风吹开翻页,隐约可见不属于他的名字。李,希,侃。风停了,停在诗经有狐那一章,他撑住脑袋,记忆深处,好像也有一只狐狸,趴在他耳边反反复复的吟唱“有狐绥绥,在彼淇梁。心之忧矣,之子无裳……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我们风雨无阻,感谢支持。

感谢 @奶霜.酒 的海报!!!!
我爱北北!!!!

百日坤廷|整理文章

  能参加活动,我很幸福,很开心可以认识到不一样的老师们,有话唠,有感动。


  总之,丸子君你要加油,要快点赶上你喜欢老师的脚步啊(握拳


  三次元很忙,但不会跑路,也很感谢慢慢喜欢我的小可爱,真的,很感谢大家(鞠躬


逆天改命:

百日坤廷100天圆满结束,感谢这一百天辛苦写作的老师,也感谢这一百天下来一直跟着支持我们的战地玫瑰。


 


以下整理参加活动的太太的文章


从八月二号开始到十一月九号结束,一共有76位老师,辛苦各位


 


 


【八月】


二号 @在线吃粮         【Day1】我的秘密


三号 @芒果mio          【Day2】四月物语


四号 @九落July         【Day3】特务J


 


五号 @借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Day4】借我


 


六号  @珍珠糖了解一下     【Day5】你们什么时候公开?


 


七号 @鸢尾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Day6】(图)


 


八号  @暴力果酱        【Day7】进击的五百万


 


九号  @七月啊啊啊啊啊啊!   【Day8】怎么拐到好看学弟:吃货攻略


 


十号    @小橘的腿部挂件. 【Day9】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


 


十一号  @老徐SAMA  【Day10】每天回家都看见影帝在作死


 


十二号  @Miss温栀柠 【Day11】追风


 


十三号   @Dayfly 【Day12】重感冒


 


十四号 @一碗馄饨   【Day13】黑玫瑰


 


十五号 @Mr.蜜     【Day14】灵魂出错


 


十六号 @Piccolor   【Day15】相逢何必重相识


 


十七号  @沐沐翎  【Day16】爱人突然变小了怎么办


 


十八号 @白馥詞  【Day17】西柚气泡水


 


十九号 @穆篱祠 【Day18】在劫难逃


 


二十号 @松香白月 【Day19】还有少年春气味


 


二十一 @眼红 【Day20】听你


 


二十二   @小橘的腿部挂件. 【Day21】天真有邪


 


二十三 @冷冻厂 【Day22】(图)


 


二十四  @零下二十度 【Day23】咫尺


 


二十五  @蔡小明 【Day24】戒不掉


 


二十六  @林野 【Day25】胖嘟嘟的小黑


 


二十七  @晴早  【Day26】弹无虚发


 


二十八 @糖末末末 【Day27】打赏键里有什么


 


二十九 @Carovia 【Day28】做我的小黑猫


 


三十号 @Mr.蜜 【Day29】互相依靠,方为正道


 


三十一  @cicilyjin 【Day30】超载(奎葵廷)


 


【九月】


一号 @Miss温栀柠    【Day31】追风


 


二号 @Kyter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Day32】(图)


 


三号 @言柒吖  【Day33】红雪无泪


 


四号 @褪下面具.    【Day34】后来


 


五号 @CCAYOO阿璟  【Day35】“飞鸟”与“鱼”


 


六号  @带 枪 出 巡  【Day36】Sense and sensibility


 


七号 @月下_夜色微凉 【Day37】一杯咖啡引发的血案


 


八号 @万重山   【Day38】风玫瑰


 


九号 @织网到天光 【Day39】留在山河


 


十号  @言柒吖 【Day40】恋爱的味道


 


十一号 @君涵  【Day41】坤廷二三事


 


十二号 @芹菜炒兔兔   【Day42】最后我们


 


十三号 @眼红 【Day43】漫画爱情


 


十四号  @止符光临 【Day44】给我脱


 


十五号 @森小墨  【Day45】落日余晖


 


十六号  @玖那个泉ing   【Day46】说什么一见钟情


 


十七号   @熱戀物語 【Day47】温柔时光


 


十八号 @阿喵医森  【Day48】卢沟晓月


 


十九号  @余笙之生 【Day49】此后余生


 


二十号 @丸子君icon  【Day50】烟巷


 


二十一  @园子_yjy.    【Day51】此去经年


 


二十二  @雪个        【Day52】(图)


 


二十三  @红枣牛奶 【Day53】拥你


 


二十四  @看破真相的小富贵  【Day54】强制同居


 


二十五  @阿久  【Day55】亲一口就不生气


 


二十六  @爱神偷渡  【Day56】追星还是艹粉


 


二十七 @穆篱祠  【Day57】假戏真做


 


二十八 @糖末末末   【Day58】朱导,我想……


 


二十九   @三三老师   【Day59】余生


 


三十 @Carovia   【Day60】零落成花


 


 


【十月】 


一号 @阿华咸   【Day61】也行日记


 


二号  @瓦肯盐焗又橙   【Day62】亲朋密友


三号  @玫瑰  【Day63】猎猎孤鹰


 


四号  @kicyu1007 【Day64】用很多糖果换来的你


 


五号 @凌_  【Day65】往事如风


 


六号 @七月啊啊啊啊啊啊!    【Day66】天生一对


 


七号 @白馥詞  【Day67】無賞味期限


 


八号 @Zachary Shaw  【Day68】体验派


 


九号  @Carovia 【Day69】朋友,养娃吗


 


十号  @阿喵医森 【Day70】cruisin


 


十一号 @蛋黄大仙  【Day71】贤者


 


十二号 @鱼淮袖  【Day72】隔壁的太太又在抄袭


 


十三号 @止符光临  【Day73】无限尺度


 


十四号  @木央儿   【Day74】稚意


 


十五号  @嗣安   【Day75】凶宅


 


十六号  @松香白月 【Day76】崽大了,留不住啊


 


十七号  @一罐蜜桃汽水 【Day77】首尔爱情故事


 


十八号  @娈歌昭质 【Day78】春夏秋冬


 


十九号 @明月来相照 【Day79】李涛:我们学校的生源是不是越来越差了


 


二十号   @岛野  【Day80】欢乐今宵


 


二十一 @褪下面具.   【Day81】黑夜


 


二十二   @魔力脆脆   【Day82】边缘控制


 


二十三 @蔡小明   【Day83】夏日饮品


 


二十四 @时栖 【Day84】兔子先生


 


二十五 @Tacha丶 【Day85】洞窟、阳光和落在我怀里的你


 


二十六 @园子_yjy. 【Day86】今世唯爱


 


二十七  @巴伐利亚日安 【Day87】何处惹尘埃


 


二十八 @Premix  【Day88】记昨日书


 


二十九 @月下_夜色微凉  【Day89】月夜


 


三十号  @想吃肉辽 【Day90】约定


 


三十一  @Scone   【Day91】待放


 


 


 


【十一月】


一号 @蓂 【Day92】strawberry&cigarette


 


二号 @园子_yjy.  【Day93】求婚


 


三号  @长门由纪   【Day94】项链与玛格丽特


 


四号 @止符光临   【Day95】草莓烟


 


五号  @余笙之生   【Day96】世界回溯


 


六号   @借我 【Day97】梅开二度


 


七号   @Carovia 【Day98】在途死亡者


 


八号 @Koto  【Day99】暴躁爱情法


 


九号  @软心蜜贝   【Day100】恋恋百日


 


 


_________


感谢一直以来帮我催更的vava,爱你 @Carovia


希望下一次的策划,还能够和大家一起合作。


毕竟我们16很真♥乾坤正道很正

【坤廷】晚安,贝贝

>伪纪实文学ooc

>推荐bgm:黑鸟









    “感谢这么多月以来一直陪伴我们的nine's们,还有就是一直默默支持我的ikun们,真的,非常感谢……”

    一声哽咽后,朱正廷就听不到其他声音了,身后是机器工作的嗡嗡声,台下粉丝呼喊着不要哭。

    不要哭。
    
    何曾几时,自己也会在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甚至用光了一包纸巾。耳朵被会场震得微微耳鸣,但他还是能听见,那些代替自己去安慰的声音。

    铺天盖地的应援海里,他好像看见决赛时那人伸出双手的模样,眉头皱着,五官挤成一团,偏偏嘴角还要翘着。

    不要哭啊……

    朱正廷想替他拭去泪,然而手到半空中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 主持人还在cue着流程,发言轮到了justin,朱正廷看了眼空荡荡的身后,缄默着低下头。

    没有带着号码的座位,更不会有他。











  朱正廷的所有美好都埋藏在廊坊的回忆里。

  他记得每一场表演前都要相互加油打气,他也记得每天练习到深夜以后抢零食的日常,还有乱七八糟的屋子,挂满了棉服的压腿杆,衣服堆成山的洗衣房,和满是汗味儿的运动场。

  很多事情都已经模糊了,可每当朱正廷闭上眼睛,那些吵杂的声音,还有那些人的身影,都具象的缝合起来。就像是齿轮咬合,机器便吭哧吭哧地运作,画面也开始滚动,播放着早已对不上号的记忆。

  他常常听粉丝嚷着梦回大厂,他又何尝不是,他无数次想过nine percten存在的意义,可终究无果。

  说到底,意义这东西,才是最没有意义的。大家闭口不提,通过nine percten的存在去拼命宣告着爱与思念。

  他还记得廊坊的雪,那人与他肩并肩,运动鞋踩在雪堆里,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印子。

  那场雪后来被选管拍成视频传到花絮里,进度条过半便是那人憋笑的声音,还有自己的大嗓门。

  [你们好幼稚啊。]

  朱正廷没想过许多个月以后的LA,幼稚这词会原封不动的还给自己。当然,在离出道遥遥无期的日子里,这些都是后话。










    回过神来,全场都安静的看着自己,身后还是讨厌的嗡嗡声,justin还小声说了些什么,但朱正廷没有听见。

    “…看起来正正是真的很喜欢舞台,珍珠糖们也为这次舞台而感动,那正正有什么想对珍珠糖们说的话吗?”

  主持人很有眼力见的圆了场,朱正廷举起话筒,只觉得嗓子发干。

    “我……我想说的是,这十八个月以来你们都辛苦了,从大厂开始到现在结束,你们一直以来的鼓励和信件我都有看……你们常说遇见朱正廷是最幸运的事,但我想说,如果没有珍珠糖,就不会有朱正廷…”

    “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 鞠下身子,无数掌声。












  下舞台后便听见林彦俊嚷着要洗澡,朱正廷亲眼看见尤长靖一边附和着说是啦,一边翻了个白眼。

  小鬼捧着他那个七彩炫光的小音响来回折腾,一旁的农农欲言又止,见状,朱正廷上前拉走了小鬼。

  “你小声点,子异补觉呢。”

  小鬼嘴里叽里咕噜的念叨着什么,又拿着音响蹦蹦哒哒的走远了,后者从书里抬起头,递来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 送走了小鬼,朱正廷用口型说我走啦,陈立农比了个ok的手势,便继续带上他那副厚眼镜看书去了。

  朱正廷取来外套,退出了休息室。

  朱正廷来到走廊里,工作人员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偶尔还会有零星的几个与他擦肩而过,看着走廊里明晃晃的灯管,朱正廷就突然想起了决赛后的走廊,也像这样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。

  恍惚间,朱正廷走到了舞台,舞台正在拆卸,铁架子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滋啦声,朱正廷挥去面前的灰尘,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  朱正廷往那边走去,像是看见了他,蔡徐坤低着头摆摆手,示意不要打扰他。

  他手里还拿着什么,薄薄的纸张就只由一个订书钉固定在一端,翻过的纸张全由那端垂下,摇摇欲坠。

  大概,是什么文件吧,朱正廷看见他身前还站着经纪人,板着脸说些什么。

  朱正廷就站在一旁,静静看着他俩隐没在夜色中。

  舞台上只剩他了。

  暖调子的灯还开着,工人们扛着架子来回穿梭于场地间。

  奇怪的是,耳边似乎还余留着散场前的应援声。

  那些热烈而疯狂的声音,混杂着模糊的字眼,像在脑内里按下了回放,一边一边响起。朱正廷没有动,他站在那里,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。

  [正正]

  [以后一直一起吧。]

   无声间,泪水滑过侧脸。











  当初确认关系的时候很草率,草率到后来再提起时,自己都觉得是个玩笑。

  没有繁花红毯,没有钻戒和烂俗的小说情节,就只是并肩坐在天台上,手里拿着前一晚聚会剩的可乐,像曾经在大厂那样,唠着没头没尾的话。

  第二天一早还是正常工作,从没有人看出他俩关系的微妙变化,还是一口一个队长和正廷哥的叫着。事后朱正廷回想起来,还惊讶于极注重仪式感的自己,怎会答应他?

   提到这个问题时,范丞丞正揉着justin的脑袋,难得认真的想了想说,可能,这就是爱吧。

  因为你早已把他整个人安排到余生里。











  “正正,我们该回家了。”

  蔡徐坤从拆掉后的空地走来,他看着孤零零坐在观众席的朱正廷,突然感觉很陌生。

  “正正。”

  “该走了。”

  “去哪儿?”

   “……说什么呢,当然是回家啊。”蔡徐坤走到朱正廷面前,轻轻捏住他的肩。

  朱正廷抬头露出标准微笑,大手往蔡徐坤背上一拍,说我骗你呢。

  蔡徐坤差点被口水呛死。

  于是他没有看见,走在身前那人已经红了的眼眶。

  他说了家,他说正正我们回家。

  “家”这个字,朱正廷已经好久没有听另一个人对他说了。

  或许对于他们这些常年奔波在外的偶像来说,能暂时容身的温暖住所,便是他们的家。

  偶像练习生结束后,公司便连夜把他们九个人赶到了北京的别墅。

  朱正廷很喜欢那里的沙发,因为只有大家围坐在沙发上时,他才会有机会接近蔡徐坤。就像尤长靖很喜欢弹图书角边的钢琴一样,都带着温柔而细腻的小心思,一点点靠近着对方。

  他又想起曾经给蔡徐坤生日录的访谈,魔鬼一般的剪辑,前一秒林彦俊会说他话很少,后一秒自己又会说他看电影的时候话很多,当时九个人围在桌前看到这里时,都笑崩了脸,尤其是那个尤老师,笑得最过分。

  拿丞丞的话来讲就,很bad。

  事后蔡徐坤还经常会让自己拿“坤儿”叫他,搞得小鬼一天天老诶呀妈呀的喊着。

  不过这些都不会再有啦。

  蔡徐坤快步赶上朱正廷的步伐,偏头问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,朱正廷撇着嘴说也就那样呗,然后再问就不吱声了。

  前一晚丞丞和justin就把行李打包带走了,现在应该早就回乐华宿舍和那群小崽子闹成一团了吧,托他俩的福,自己又平白无故的被扣上了老年人的帽子。

  到现在朱正廷都还能清楚的模仿,justin听到自己说还没整理时的不屑模样。

  蔡徐坤听完抱怨后顿了顿说也好,我俩明天一起走吧。

  之后便一路无话。

  回到北京时,朱正廷突发奇想要去躺大马路,可北京车流量那么多,哪里有地方给你躺,蔡徐坤小声劝着,朱正廷摇摇头,咬着嘴唇说也是。

  到家后俩人便打过招呼分开行动了,朱正廷看着楼上一扇扇紧闭的门,舒了口气,身子瘫在平时常坐的那个单独小沙发上。

  朱正廷想着那天也应该是下着雨。











  天轰隆隆响着,一声闷雷惊得几人纷纷直叫,尤长靖的嗓音最为突出,朱正廷揉了揉酸痛的脖颈,耳机里是那人前不久的新专采访,混合着余留的雷声,嘶嘶啦啦地响。

  [电影喜欢悲剧还是喜剧?]

  漂亮的嘴唇一开一合。

  [悲剧。]

  啊,这也像那人会说出的话,可能是星座使然,生在八月的他好像天生长了一张忧郁底,可稚嫩的皮囊下又压着反骨,就像他经常会想很多事,件件详细到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 朱正廷曾不止一次劝过那人,可每当见面会时,话到嘴边便又被咽回肚子里。

  他眼底,是无数揉碎了的星光。

  朱正廷就不一样了,双鱼座的自己像是天性滥情,敏感。既为男儿身,矛盾中便褪成了“柔”。

  于是大媒体的大篇幅言论矛头全都指向了自己,口口声声扬言什么国娘的说法。当时一气之下便剪了头。

  那段时间风波很大,朱正廷一遍评论刷下来,哭笑不得,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招惹了哪家神仙,黑粉黑料都撒了欢的往这边跑,自家珍珠糖小姐姐拼了老命反黑做数据,战况激烈时,朱正廷几乎想含泪高歌一曲《感恩的心》,事后反省又觉得苦了这群粉丝,然后开轮回式自责,最后以新一张自拍告终。

  反反复复的,除了累,只有累。

  不知是谁突然开了灯,刺得眼睛疼。

  “要看电影吗?”

  模糊中只看见一个小白点在晃,朱正廷看不真切,身子往那边移了移,肩抵着肩。

  “什么片子?”

  蔡徐坤没有说话,手指扒拉下菜单栏,系统端正的写着片名——《后来的我们》

  朱正廷知道这片子,好几个月前的电影了,剧情和台词都还不错,尤其是现实与回忆的黑白反差,总引人深思。

  当时还带火了一句话——“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,却没有了我们。”

  网络上疯传,从一开始的感慨到最后的恶搞,冥冥中变了味儿。

  朱正廷看向他的侧脸,就忽而想到了他们,这群被推在流水线上的偶像。

  一群人走下来,又有多少能禁得住沉淀的呢?

  朱正廷突然看不到未来,那里黑乎乎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 “正廷?”

  手被握住,暖流遵循着血液上升,朱正廷回过神来,电影已经播过了开头。

  “你脸色好差,要不回我屋睡会儿?”

 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,原本吵闹的客厅里只剩下自己和蔡徐坤了。

  “没事,肩膀借我靠一下。”

  蔡徐坤往前挪开点地方,一侧肩膀微微耸起,好让我能靠得跟舒服些,我也不含糊,头埋在那人颈窝,左耳听着电影里的念白,右耳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声。

  我余光悄悄打量他的侧脸,下颚线越发锋利了,也不知道那人为了打歌节目又跳湿了几件衣服。

  视线下移便是那人漂亮的锁骨,朱正廷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里曾说过,那漂亮的地方叫胸骨上切处。

  朱正廷眯起眼睛,粉丝曾调侃他灵魂自由无束,像极了武汉场上乔扮的梦露,但此刻他却觉得蔡徐坤更像些。

  嗳,痣都在。

  “正正,这里你看……”

  “正正?”

  蔡徐坤动动肩膀,朱正廷从肩头滑落倒在了蔡徐坤怀里,蔡徐坤听见那人平稳的呼吸声,无奈叹气,笨拙着抽出身子,跑回卧室抱了薄被子给朱正廷盖上。

  屋里暖气很足,所以不担心着凉。

  蔡徐坤悄悄走到楼梯拐角,轻轻关上了灯。

  雷声已经停了,转而是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。










  朱正廷是被嘈杂的脚步声吵醒的,一睁眼便是丞丞那张硕大无比的脸,口里像要骂人的话也被吓得吞了回去。

  “干……干嘛?”

  “哥你可算醒了,公司让我过来找你,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 “他们都走了?”

  “没有,老大还没走,说是等你一起。”

  范丞丞顺手掂起桌上的沙果,一口咬下去五官都扭曲了。

  “我去,真酸。”

  “我……” “正正。”

  蔡徐坤从楼上走下来,身后还拖着一个行李箱。

  “等我把东西放好,我陪你收拾。”

  “好……”

  “那我就先出去等你了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说完丞丞就戴上墨镜起身离开了。

   “呼……走吧!”

  朱正廷跟在蔡徐坤身后回到了房间,打开门的一瞬间竟有点想哭,满屋子都是关于蔡徐坤的记忆。

  ppap组时蔡徐坤给自己的水杯,决赛前向那人借的戒指,两个人最喜欢的一对抱枕……

  “还没干点什么,十八个月就这么过去了。”

  朱正廷低着头叠着一件件衬衫,眼睛酸胀,声音闷闷的,但他也不会哭,毕竟都二十多岁的
人了。

  “是啊,直到现在我还以为我没有出道。”

  蔡徐坤笑起来,指腹轻轻摩挲着杯壁,朱正廷握住那手,后者抬起头来,撞上了温热的目光。

  “你有没有,有那么一瞬间喜欢过我?”

  “……我一直都很喜欢” “不是。”

  “不是的……我是问你曾经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喜欢过我?”

  “正正…”

  蔡徐坤把手抽出来。

  “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  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会问你,蔡徐坤。”

  “没有意义,你知道了会怎样?我们还能回去吗?当初是你说的,你说的我们都不要动心,现在你摆出这副受伤的表情给谁看呢朱正廷?”

  蔡徐坤闭上眼睛偏过了头。

  “抱歉,我下楼等你。”

 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,朱正廷蹲在原地,手里拿的是很久前同那人一起买的红格子衬衫。









  “我走了。”

  蔡徐坤站在车窗外挥挥手,丞丞应了声好,便示意司机可以开车了,蔡徐坤透过玻璃看见了后座的朱正廷,他没有看自己,甚至到最后他都没有同自己说上一句再见。

  自嘲着摇摇头,蔡徐坤伸手把外套拉紧了些,一步步朝反方向走去。

  车子启动了,朱正廷过回头,却只看见了渺小的背影。

  朱正廷又想起了那部电影的最后,游戏里的伊恩找到了走散的凯丽,世界回归了色彩。

  朱正廷看着墨色车窗外的世界。

  黑漆漆的,没有一点鲜亮的颜色。










   出差后的夜晚,蔡徐坤来到了上海的街头,放眼望去一片灯火通明,各种颜色的霓虹灯,让蔡徐坤想起了他曾经的舞台,那是那个组合解散前的最后一场表演,许多人都哭了,连自己也绷住,话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了,还是主持人救的场,话筒递给了下一个人。

  再往前走,抬头便是大厦上安装的液晶屏,桥下有不少行人在驻足观望,屏幕上放的是乐华七子next的访谈,话题正好来到恋爱上。

  [正廷有谈过恋爱吗?]

  [没有吧……但我曾经很喜欢过一个人]

  [诶?这样吗?那告白过了吗?]

  [告白什么的……哈哈哈也不算是喜欢啦,就是很欣赏他。]

  [那对方现在怎样了呢?]

  [听说过得还不错,也为了梦想努力着。]

  [这样啊……]

  [……]

  后面还说了什么,但蔡徐坤没有听到,他翻出手机,通讯录的最上面便是那人的号码。

  蔡徐坤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  嘟——嘟——

  桥上是飞驰的车辆,身边是没有经营执照的小贩,偶尔还会有行人,或老或少,忙忙碌碌的。节目还在播着,屏幕投下的灯光把蔡徐坤拢起,微光中,他的背影竟显得有些透明。

  嘟—

  [喂正正。]

  [……朱正廷,你知道吗?我想你了。]

 
  ——对不起!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Sorry!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 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, please redial later……









  视线模糊。









  [晚安,贝贝。]


【百日坤廷Day50】烟巷

>旅人坤x调香师廷

>文章多处有引用

  



  
   嘿,你听说过soulmate吗?










  
01.    
  
  我出生在拥有美丽朝阳的古镇里。
  
  
 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得上有着南方温婉气质的水乡,毕竟那里没有船只,没有宽阔的运河。
  
  
  但我还是能在雨后看见,青石阶面的小坑洼里,续满了水。若是能等来阳光,那就像一串断了线的珠子,撒了满地,一个个饱满透亮。
  
  
  我不喜欢那些自诩为“旅人”的人。
  
  
  在我浅浅认知里,那等同于小说常写的吟游诗人,我觉得那是很神圣的称呼。就像你提到齐白石,会想到附在清水底的青虾,提到徐悲鸿会想起奔腾的马。
  
  
  每当我把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告诉隔壁阿嬷,她都会笑着反驳我,说着凡事都有例外。
  
  
  蔡徐坤就是那个例外。
  
  
  常有人说好奇遇,本身就是由坏奇遇里长出来的;而坏奇遇,也可以便成好奇遇。正如老子曰:“祸兮,福之所倚;福兮,祸之所伏。”我不知道遇到蔡徐坤称得上是好奇遇,还是坏的,诗词没有写,经书也只字未提,没头没尾的,这让我如何晓得?
  
  
  遇见蔡徐坤那天还下着雨,那已经是古镇的第三场雨了,一切都泛着土味儿。我打着伞,手里提着给隔壁阿嬷的米馒头,拐进深不见底的巷子里。
  
  
  他的出现很突然,在我还未从他较好的面容上移开眼,他便把食指贴近嘴唇,用气音说了声嘘。
  
  
  我没敢动,他举起怀中的相机,黑漆漆的镜头对准了我和我两旁砌的砖墙。
  
  
  咔嚓——
  
  
  我揉揉发酸的胳膊,抬头便可望见墙上的瓦,跟偶尔飞来的喜鹊一个颜色。
  
  
  “好啦,谢谢。”
  
  
  他笑了,金发被雨水打湿,全乖顺地贴在额头上,我看向他的眼睛,有些偏冷色调的灰,在这个细雨绵绵的早晨像被蒙上一层雾,眼神湿漉漉的。
  
  
  “你是谁?”
  
  
  “我叫蔡徐坤,是位旅人。”
  
  
  “旅人?”
  
  
  “对,旅人”
  
  
  他指了指背后的包,手指摆弄着相机。
  
  
  《秋晚途次》中曾吟“众鸟已归树,旅人犹过山”。可我并没有看出他脸上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沧桑感,好奇心上来,鬼使神差便问他有没有住宿的地方。
  
  
  他手指一顿,遗憾着说没有。
  
  
  我几乎要拍手叫好,但碍于面子和手里提的东西,我并没有那么做,我只是把伞递过去一半,问他要不要来。他狐疑着看向我,我知道,他大概是把我当成了黑贩,于是我解释说不白住,你要给我干活的。
  
  
  他接过伞,说好。
  
  
  于是我蹦蹦哒哒地往前走,他就跟在后面撑伞,画面喜感得不行。
  
  
  送完东西,他同我进家门,鼻子耸动两下,便问我这是什么味道,我说这是香。
  
  
  香?
  
  
  他似乎挺吃惊的。
  
  
  我说对啊,我是调香的。
  
  
  我不太喜欢别人拿什么“调香师”来称呼我,那太过于呆板,比起什么什么老师,我更喜欢他们说,嘿!你是那个调香的,带着烟火味儿。
  
  
  “那你鼻子一定很灵。”
  
  
  “什么嘛,把我说的像街对面那家的狗一样。”
  
  
  我撅嘴反驳他。
  
  
  “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抱歉。”
  
  
  “也没有那么灵,但我知道你中午吃了包子,还是老潘头包子铺的包子。”
  
  
  “……!!?”
  
  “神了!”
  
  
  他看起是很兴奋,我暗骂他傻瓜,身上带着韭菜味儿,遮都遮不住,全古镇那个时间就那么一家开那么早的,不是它是谁。
  
  
  他又兴致勃勃从包里翻出好几样东西让我猜,我一一答过,唯独到了那条项链时,我顿住了。
  
  
  没有味道。
  
  
  他还神神秘秘的对我说,这链子别人都说可好闻啦,说什么味道的都有,就可惜啦,自己可能是戴太久了,闻不到。
  
  
  他还捧到我面前,眨巴着眼睛问我是什么味道的,我一时竟有点慌,用力吸了几下,还是没有闻到味道。
  
  
  “大概,是木香。”
  
  
  “这样啊……”
  
  
  他收回怀里,指腹轻轻摩挲着。










  
02.
  
  蔡徐坤在我家住下了,平时我会叫他帮我从花田里采花来提香,到了晚上,便听他讲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,平时我对那东西的了解,全来源于志怪小说,真实的讲出来,这还是头一遭。
  
  
  他有着北方人特有的口音,我也曾问过他的家乡,他从不提太多,只是指着北方的天,说那里。
  
  
  那里是哪里?我讨厌他一直以来含糊的说辞,我想着要答案,一个能禁得起时间去推敲的答案。
  
  
  大概是我们都喝了酒,他脸颊红红的。
  
  
  你知道雪吗?我走的时候,山里还飘着大雪,白茫茫一片,白天都不敢睁眼睛。
  
  
  “所以你是从山里来喽?”
  
  
  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  
  
  我们北方没有那么多东西,也不计较那些,到哪里都是家,更何况我是旅人,四海皆为家。
  
  
  “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  
  
  他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紧闭的窗户。
  
  
  怪人。
  
  
  隔壁阿嬷也个奇怪的人,她总是在早上搬个板凳放门口,自己也不坐,就那么放着,直到晚上才收回来。
  
  
  有一次我路过那里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,夕阳照在巷子里,也照在那板凳上,我看见阿嬷倚在门边,她就静静地看着那个板凳,板凳上落满了院里的槐树花。
  
  
  没由来的,脑海里突然蹦出那句“相思一夜梅花发,忽到窗前疑是君”。我不确定她是在看板凳上的花,还是猛然间惊醒,透过它看到了别的什么,虽是好奇,但我毕竟没有打探他人秘密的习惯。
  
  
  今晚看到蔡徐坤的模样,恍惚间,我好像懂了,我从他的眼神里,嗅到了冷冽的雪松香。
  
  
  也看到了,他眼里的冬。










  
03.
  
  星期天的早晨,我教他调香。
  
  
  我带他来到我工作的地方,房子不大,墙边堆满了大小不一的玻璃柜,那里放的,便是我工作要用的原料:豆蔻,艾叶,白芷,鸢尾,甘松,鼠尾草……等等太多了,我经常记不清,于是我选择用最笨拙的方法把它门贴上标签,装进一个个罐头瓶里。
  
  
  他取来一点,细细研磨,然后浸入药水,等待蒸馏提取。
  
  
  等待是个漫长的过程,我告诉他制香就像是音乐人的创作过程,很漫长,但最后的结果却比任何一个果实都甘甜。
  
  
  他点点头,从破旧的工装裤里摸出烟,走到院里抽。
  
  
  我坐在门槛上,看着他吐出的白雾,有些心烦气躁。
  
  
  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是玩音乐的”
  
  
  蔡徐坤狠狠吸了一下,便把大半截烟头扔到地上,用鞋子捻灭了。
  
  
  “他今年大概大三了,多快啊,一晃就是大人了……很久以前,我跟他表演时,他也说过差不多的话。”
  
  
  “你听过《燕窝》吗?那是他最喜欢的歌。”
  
  
  我摇摇头。
  
  
  “其实我挺羡慕他的,凡事都有点奔头。”
  
  
  “我就不行啦……”
  
  
  他搓搓胳膊,拉紧了外套。
  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
  院子里飘来了刺鼻的味道,朱正廷起身回屋,是蔡徐坤调出来的味道。
  
  
  “这是我们秋天烧枯叶的味道。”
  
  
  他笑嘻嘻的取来器皿,包装起来。
  
  
  “不太好闻。”
  
  
  “可不,我们那,一到秋天就全是那味儿,但跟普通的烧法不同,我们还会丢点艾蒿进去。”
  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你直接丢点大料多好。
  









  
04.
  
  次日的早晨,古镇又下起了雨,朱正廷趴在窗边,看着对面满墙的爬山虎发呆。
  
  
  突然传来了手风琴的声音,朱正廷转过身子,看见了得意的蔡徐坤。
  
  
  是D大调卡农。
  
  
  朱正廷闭上眼睛,他似乎能感受到身处在充沛阳光的草原。他开始在草原中起舞,事实上,他也真那么做了。
  
  
  蔡徐坤起先还被突然站起来的朱正廷吓得弹错了一个音,后来发现他是要跳舞时,悄悄挪到了一旁。
  
  
  [坤,我其实是梦想当舞蹈家的]
  
  
  舞动的身影,和梦中那个模糊的人影重叠到了一起,蔡徐坤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了。
  
  
  一曲终了,没有掌声和满堂宾客,只有雨砸向屋檐的声音。
  
  
  “朱正廷”
  
  
  “你相不相信灵魂吸引?”
  
  
  蔡徐坤放下琴,眼神炙热。
  
  
  朱正廷笑了。
  
  
  “我不相信吸引,我只信奉灵魂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  
05. 

  隔壁阿嬷走了,走得很突然,无声无息的离去,让朱正廷几乎忘记她曾存在。
  
  
  阿嬷没有子嗣,葬礼也办得很简陋,仅点了一天灯后,便下葬了,自此之后,朱正廷再也没看那扇门开过。
  
  
  偶然路过,会听到几句关于阿嬷的事。
  
  
  朱正廷也是这时才知道,那板凳,是留给了一个不归人。
  
  
  小时候翻书,在感情里最常见引用便是《越人歌》那句。
  
  
  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  
  
  每每看到它时,也常被越女那纯粹的爱慕所吸引,我似乎能看到碧绿的湖水上,越女手持着竹篙,唱着婉转动听的情歌,驾舟而来。
  
  
  我和他,不是越女和王子。我是朱正廷,他是蔡徐坤。我们没有语言的差异,我们生长在同一片宽广的土地上,不同的只是再见面时,我裤脚上带着雨水,他身上裹着雪。
  
  
  但阿嬷不是,她连挽留的歌都还未唱,那人便将生命奉献给了祖国。
  
  
  她不知道,她怎会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已不在世,她想起那人曾在饭间的调侃。
  
  
  [要是以后有机会,真想去大江南北转一转,回来了便是热乎乎的米饭,多好。]
  
  
  于是,她疯魔,她选择遗忘过去,用幻觉构造她理想的伊甸园,她坚信她的丈夫还会回来,桌上,也永远留着一碗已经凉了的饭。
  
  
  当朱正廷把这些告诉正在练习萃取香液的蔡徐坤时,后者只是转过身子,摸了摸他的头顶,温柔的说不要伤心。
  
  
  “她能同他在一起,多好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  
06.
  
  朱正廷有时候会感觉蔡徐坤在骗他,最近这感觉尤为强烈,自从上次告诉他调香的方法后,家里莫名其妙多了几瓶香不说,他还老是往工作室跑,一待就是一天,问他也不说清楚。
  
  
  “你该不会是偷师学艺想跑路吧?”
  
  
  “……哪有”
  
  
  然后变本加厉的往工作室跑,这回就根本不出来了,直接把屋子锁上,一天一天的待。气地朱正廷想打人。
  
  
  持续了两个星期,在周二的早晨,蔡徐坤神神秘秘的把朱正廷摇醒,给了他一个小瓶子。
  
  
  朱正廷接过来摇了摇,是之前蔡徐坤戴的那条项链。
  
  
  “等我回来。”
  
  
  没头没尾的撂下这么句话,蔡徐坤便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  
  
  朱正廷再也没有看见他。
  
  
  从一开始的期待,便成了最后的遥遥无期。
  
  
  经历了无数失望,便死心了,偶尔还会取出那条项链看,就当是看见了那人的影子。
  
  
  春去冬来,隔壁也搬了新人家过来,是一对夫妇,带着一个孩子。
  
  
  孩子家长很忙,便托付给朱正廷照料。
  
  
  “justin,一定要乖哦,不要给哥哥惹麻烦知道嘛?”
  
  
  “知道啦!”
  
  
  人小鬼大,朱正廷忙着铺子,justin跟着东瞅瞅西瞧瞧,竟学会了不少生意。你问他,他便会说,我是温州人嘛。
  
  
  justin一直对那串木制的项链很好奇,但朱正廷又不让他动。于是趁朱正廷忙活的过程中,举在灯下细细观看。
  
  
  项链很漂亮,每一个小木珠上都雕着不同的图案,闻上去,还香香的。
  
  
  “justin!”
  
  
  “哇啊啊!”
  
  
  手肘怼到了蜡烛,火苗燎到了木珠,吓得justin脱手扔了进去,等朱正廷赶来时,项链已经被烧的啥都不剩了,正当他想发火时,一股奇异的香味飘了出来。
  
  
  树木,松塔,新翻的土地。
  
  
  “forest……”
  
  
  我又想起了他那时的话,一瞬间,我意识到了什么,我几乎顾不上账薄,草草穿了衣服,快速清点完行李,定上了飞往西藏的机票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  
07.
  
  当蔡徐坤看到面前这个气喘吁吁的人,是惊讶的,当初留下项链,却没有想到他真会找来。
  
  
  蔡徐坤看土头土脸的朱正廷,突然笑了,他一把把人搂入怀里,身后是高耸的山峰。
  
  
  
  蔡徐坤曾做过一个梦。
  
  
  他梦见了烟雨朦胧的小镇,他梦见自己从山北走来,来到这里。
  
  
  四周是此起彼伏的吆喝声,远处是袅袅炊烟。蔡徐坤走着,他走到曲折的巷子里,他嗅到了花香,他抬头望去,少年身穿白衣,裤腿挽过了脚踝,露出了白皙的皮肤。巷深,他自见少年手持香炉,款款而来,眼底是可以溢出的深情。
  
  
  蔡徐坤忽然想起了一句话。
  
  
  等风穿过湖海,等你越过山海。
  
  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我在山北,你在江南。
  
  
  五千五百公里,承载了无数日夜的思念。
  
  
  现在我找到了。
  
  
  “朱正廷”
  
  
  “你愿意同我一起吗”
  
  
  他是声音仿佛穿越万水千山,曲曲折折地落入朱正廷耳中。
  
  
  “我愿意。”
  
   
  
  
  
  
  
  

【坤廷】葵花与五百万

>迟来的生贺。
>坤坤坤坤坤,生日快乐~
>沙雕文学,又名《你家猫又来骚.扰我家狗了,放p明明是你家狗老来吸我家猫》

00.

大家好,我叫蔡徐坤。

我现在很困扰,不为别的,只是隔壁邻居家的狗老是偷偷潜入我家,疯狂骚.扰我家的猫。

也不知道隔壁家的狗是吃啥长大的,狗精狗精的。

每当我举起我的社会主义右手,它就跑掉了,等我把手放下,它就又从哪个不知名的犄角旮旯跑出来。

就,很bad。

毛爷爷曾说过,是男人就给他干下去。

好吧上一条是我瞎编的,我现在正抱着葵花站在隔壁门前,瑟瑟发抖。

你问我葵花是谁?我家猫主子啊!

什么叫倒追?我家主子怎能和你这人间尤物相提并论?

我愤愤盯着隔壁那只黑不溜湫的法斗。

“谁呀?”

门开了。

我抬起头定睛打量,嗯……肤白貌美大长腿,可惜是平的,再仔细一看。

噫?

“卧槽!朱正廷!”

“我日!蔡徐坤!”









01.

蔡徐坤和朱正廷的“孽缘”还要从娃娃抓起。

俩人从以前开始就挺有缘,打小就搁一个院子里长大,还没上幼儿园呢,就成了南北小霸王。

一个领南院,一个领北院。

那就是三天一小架,五天一大架,打得鼻青脸肿的就回去找妈妈。

为此,两家是混得比亲家还熟。

每到这时,西屋的范丞丞就屁颠屁颠的跟过来看热闹,手里东西都不带重样的。

这一次也一样。

范丞丞梗着脖子乐呵呵的看蔡徐坤和朱正廷吵,俩人吵得天昏地暗,这边的葵花和五百万到是在地上滚得开开心心。

哦,忘了说,五百万是朱正廷的狗。

“阴魂不散啊你,你跟我有仇,老来骚.扰我家五百万干什么?”

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……

“谁打你狗的主意,明明是你家狗对我家葵花图谋不轨好吗?”

说完还一把抱起玩得正开心的葵花,一脸怜惜。

“瞅瞅,都愁瘦了!”

葵花????

范丞丞搁朱正廷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瞧了瞧,然后点点头,毛是有点打结。

“丞丞你给我回屋,等justin领你回去。”

朱正廷把八卦着的范丞丞推回屋里,然后像是想起什么,回头对门口的蔡徐坤说。

“…要不要先存个档,过会儿吵?我还没有吃饭。”

蔡徐坤“……”

范丞丞听见自己家富贵儿要来,开心的不得了,脑袋一抽随口就问。

“老大你也别走了,一起吃饭吧!”

“他应该吃完……”

“好啊”

朱正廷“……”









02.

蔡徐坤看着满桌子红彤彤的菜系,陷入了沉思。

“你早起口味这么重的吗?”

“习惯就好。”

朱正廷冷着脸扒了一个小龙虾塞进嘴里。

范丞丞嫌弃着瞥了朱正廷一眼。

“扯,你听他扯,明明就是昨天订多了吃不完了”

蔡徐坤“……”

朱正廷“……”

把皮孩子打残疾是几年来着。










03.

“……你这几年怎么样”

“挺好的,吃嘛嘛香,身体倍棒儿。”

朱正廷头也不抬的答到。

蔡徐坤看了一眼前的人,这几年他也长开了许多,五官也清秀起来。

视线描摹过那人的眉,含着雾的眼睛,红红的鼻尖,还有被辣得有些红肿的嘴唇。

蔡徐坤吞了下口水。

范丞丞看着突然一言不发的两人,再看了眼灼灼盯人的蔡徐坤,轻轻的叹气。

蔡徐坤喜欢朱正廷这事搁南院的孩子都知道。

范丞丞还记得那天蔡徐坤坐在草垛上,白净的脸蛋上还挂着彩,一脸青春期少男怀心事的模样。

“丞丞,你说,我该不该去表个白”

“……我觉得老大你,可以先考虑一下正廷哥的手劲再说”

“……那还是算了”

蔡徐坤彻底瘫在草垛上。

尊严可以丢,命不行。









04.

蔡徐坤喜欢朱正廷这事说怪也不怪,毕竟俩人从小打到大,来点火花碰撞其实没啥,可问题是俩男生,咋碰撞?

蔡徐坤还记得自己小学给朱正廷写了封情书,叫他在放学后在巷子口等他。

自己美滋滋的把告白词都想好了,什么社会主义惺惺相惜兄弟情,什么世界之大不是我想gay你而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是你……

结果人家带一帮子人给自己堵巷子口了。

蔡徐坤“?”

“就他,给朱老大下战书的那小子!”

“兄弟们冲哇!!!”

“冲哇啊啊啊!!!打洗你!!!”

蔡徐坤“?????”

卧槽?









05.

然后第二天蔡徐坤就又顶着贴满创可贴的脸来学校了。

范丞丞一脸惊恐,谁能解释一下为啥他刚醒就看见了个变态。

“老大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脸这是……整容了?”

“……丞丞有时候,些东西不用知道太多”

“你俩又咋了”

范丞丞了然,这肯定又跟朱正廷有关系。

“……丞丞”

“?”

“我不帅吗?”

不不不,帅,帅气死了,你都不知道我家富贵天天管我要你照片。

“我学习不好吗?”

好好好,那是必须好啊,我作业可就指望老大你呢。

“我人不好吗?”

不好,这个得实话实说,如果你打比赛时候给我放点水,我再考虑考虑。

“我……我不像是喜欢朱正廷的样子吗?”

蔡徐坤撅嘴,一脸委屈巴巴。

……得,搁这等着我呢。

范丞丞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地拍拍蔡徐坤的肩膀,表示兄弟我都懂。

蔡徐坤摸了摸不存在的眼泪,眼神沧桑,感慨着把昨天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范丞丞“……”

你确定,你没递错剧本?

自从那以后,蔡徐坤便秉承着失恋无罪但是男人就要过得比前任好原则,发奋图强,考上了外地的大学,而丞丞则跟朱正廷考上了同一所学校。









06.

时隔多年,俩人终于通过这种奇妙方式相见了。

蔡徐坤蹲在墙角看着咬他裤角的五百万哭笑不得。

隔壁老骚.扰我家猫的那只狗的主人是暗恋对象该怎么办,在线等,急!

“坤哥他怎么了?”

黄明昊提着半个西瓜一进门就看见这幅景象。

“嗯……怎么说,为情所困?”

范丞丞接过西瓜,跑去厨房切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”

朱正廷甩甩手,从厨房走出来。

“没,啥事没有”

范丞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切好的西瓜塞进黄明昊嘴里。

朱正廷疑惑着扫了一眼三人。

“奇奇怪怪的……”

一天到晚也不知道xxj组合搞什么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。

蔡徐坤郁闷着薅了一把狗毛。

终于注意到这边的朱正廷啊了一声,蔡徐坤抬眼看向他。

“五百万还没洗澡……”

蔡徐坤咽了下口水。

不会吧……

急忙翻看起自己的手心。

“正廷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有药吗?”  (强颜欢笑jpg.)









07.

“你说老大行不行?”

“坤哥行不行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正廷哥是为了坤哥搬来的。”

俩人对视一眼。

“要不,我俩帮帮他们?”

“我觉得ok。”









08.

蔡徐坤盯着朱正廷的小卷毛,轻轻吹了口气。

“别闹!”

他嗔怪着看向他,接着又低下小心涂抹着药膏。

“朱正廷”

“?”

“我感觉你今天有一点怪”

“什么?”

“怪可爱的~”

“……!!?”

话音刚落,原本明亮的灯光一下子灭了下来,厚重的布帘又隔绝了一部分阳光,让本就不明亮的屋子更暗了些。

蔡徐坤一下子抱住了身前的人。

啪哒!

朱正廷被压在了沙发上,手一抖,把药膏撇在了地上。

朱正廷红着脸,不敢直视他们暧昧的姿势。

风把布帘掀起一个角,暖暖的夕阳跑到蔡徐坤的半边脸上,映得他眼睛亮晶晶的,像一只慵懒的猫。

接着,他听见耳边传来磁性的声音。

“要读档吗?”

“……神经病吧你……唔!!!”

夕阳,两个宠物,一个吻。

嗯,是心动的感觉。









09.

其实朱正廷挺早就注意到蔡徐坤喜欢他了。

在收到那封潦草的信之前,他还做着冒粉红泡泡的美梦。

直到收到那封所谓“情书”。

“……”

去tm的乾坤正道。

最后那信被撕成碎纸片喂给了垃圾桶。









10.

敬启:可爱的正廷

生活是一条弯曲的跑道,我们每个人都在上面奔跑。

我是奔跑在南的蔡徐坤,不知道在北边的你愿不愿意来到南边?

我们一起看星星,数月亮。

如果你接受我真诚的爱,请在放学后的小巷口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你的坤坤

【百日坤廷】名单大公开

疯狂,pick各位老师

在线吃粮:

本咸鱼主策划非常感谢各位老师响应活动!


 


 


以下公布参加活动的太太的名单


从八月二号开始到十一月九号结束,每天不定时掉落更新


 


 


【八月】


二号 @在线吃粮 


三号 @芒果mio 


四号 @九落July 


五号 @借我 


六号 @七月啊啊啊啊啊啊! 


七号 @鸢尾 


八号  @万重山 


九号 @珍珠糖了解一下 


十号 @小橘家的猪猪猪猪 


十一号 @Carovia 


十二号 @正牌老板娘💞 


十三号@Dorothea 


十四号 @一碗馄饨 


十五号 @Mr.蜜 


十六号 @Piccolor 


十七号  @沐沐翎 


十八号 @Annoymous Weirdo 


十九号 @穆篱祠 


二十号 @松香白月 


二十一 @眼红 


二十二 @晴早 


二十三 @冷冻厂 


二十四  @零下二十度 


二十五 @云来不喜 


二十六  @林野 


二十七  @小橘家的猪猪猪猪 


二十八 @糖末末末 


二十九 @Carovia 


三十号 @Mr.蜜 


三十一  @cicilyjin 


 


【九月】


一号 @Miss温栀柠 


二号 @Kyter 


三号 @玥老板💕 


四号 @褪下面具. 


五号 @王炸女孩AYOO璟 


六号  @98k 


七号 @月下_夜色微凉 


八号  @暴力果酱 


九号 @织网到天光 


十号 @玥老板💕 


十一号 @君涵 


十二号 @芹菜炒兔兔 


十三号 @眼红 


十四号 @穆篱祠 


十五号 @森小墨 


十六号  @玖那个泉ing 


十七号 @熱戀指南 


十八号 @一罐蜜桃汽水 


十九号 @是逗子呀 


二十号 @丸子君icon 


二十一  @园子_yjy. 


二十二  @雪个 


二十三 @二三 


二十四  @看破真相的小富贵 


二十五  @阿久 


二十六  @苏盈悦 


二十七 @止符光临 


二十八 @糖末末末 


二十九   @三三老师 


三十 @Carovia 


 


【十月】 


一号 @阿华咸 


二号 @Acacia🎐 


三号  @玫瑰 


四号  @kicyu1007 


五号 @凌_ 


六号 @七月啊啊啊啊啊啊! 


七号 @Annoymous Weirdo 


八号 @Zachary Shaw 


九号 @染染想开车 


十号 @yeyewillis 


十一号 @蛋黄大仙 


十二号 @鱼淮袖 


十三号 @止符光临 


十四号  @木央儿 


十五号  @嗣安 


十六号 @沐沐翎 


十七号 @阿喵医森 


十八号 @一只小瓶 


十九号 @明月来相照 


二十号 @泽岛 


二十一 @褪下面具. 


二十二 @奶力脆脆 


二十三 @在线吃粮 


二十四 @时栖 


二十五 @Tacha丶 


二十六 @园子_yjy. 


二十七 @啊桐安 


二十八 @Premix 


二十九 @月下_夜色微凉 


三十号 @Carovia 


三十一  @Scone 


 


 


【十一月】


一号 @蓂 


二号 @园子_yjy. 


三号 @借我 


四号 @止符光临 


五号 @是逗子呀 


六号  @在线吃粮 


七号 @砚娘 


八号 @Koto 


九号 @芒果mio 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 


老师们都是神仙!请大家多多pick他们